飞天奖缘何开始对网剧“开放”

时间:2020-05-07 09:28:28 字体设置

《长安十二时辰》剧照。东方IC供图

飞天奖是国内创办时间最早、最权威的电视奖项。今年第32届评选首次将网剧纳入评选范围,引发热议。有观点质疑对网剧设了高门槛,有评论说这是网络时代的必然。专家认为,电影电视节奖项本身就非一成不变,是会随新技术或新局面增设奖项。权威艺术大奖对网络开放,飞天奖不是首例。网剧如今受众面极广,也逐步去粗取精进阶到精品剧阶段。飞天奖此举释放的信号是鼓励更多接地气、反映时代的网剧好作品出现。

飞天奖评选首次纳入网剧

4月中旬,国家广电总局日前下发了《关于组织参加第32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评奖工作的通知》,网剧首次被纳入评选范围。飞天奖向网剧开放的信号当天冲上了微博热搜,网友欢呼雀跃。可并不是所有的网剧都有资格评选,不仅有年限、首播要求,还要求持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等相关资质证件。也就是参评的网剧其实是持“双证”。为何飞天奖会纳入网剧?“双证”是在设置高门槛吗?

1981年开始评选的飞天奖是中国电视剧行业的最高奖项,也是电视剧“政府奖”。已举行31届,本次评选要求是2017年10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在央视或各地卫视频道播出的电视剧,其中包括“在全国性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的电视剧。

陕西省电影家协会主席、西北大学教授张阿利认为对网剧开放顺应了时代发展。“目前互联网发展迅猛,受众面远远超过电视台、电影院的播放影响力。”记者获悉,《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到今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为9.0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4.5%。张阿利认为互联网强大的文化载体功能逐步被发掘。从战略层面,国家对于互联网产业、经济、文化的发展都很重视。“飞天奖设立较早,奖项创新与时俱进是一种必然。”他说奥斯卡等电影节的视觉、美术等奖项也是后来增设的。这是在适应艺术发展的基本面和规律进行创新。

“电视剧许可证要经过省级批准再报送国家广电总局批准再公示,可以说要两级报备。网剧要在省级传媒管理机构审查报备。”陕西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及编剧竹子告诉记者,如果网剧持有“双证”,说明经过审查在内容和价值观上没有问题。他认为这个不算高门槛,就是秉承了飞天奖的一贯要求。他告诉记者,目前电视观众在减少,网剧的影响力在扩大。在这个大背景下,飞天奖纳入网剧,说明主流文化对于网剧传播地位、传播渠道,电视剧发展格局的一种承认和肯定,这也是一种大势所趋。

网剧经历了品质升级

伴随互联网发展,中国网剧从无到有,从良莠不齐到精品剧频现。近几年每年都有一部现象级的网剧出现,例如《延禧攻略》《白夜追凶》《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等,还有正在热播的《清平乐》《我是余欢水》。有的在网络首播,再上星到电视台播放,还有不少热剧“远销”海外引发轰动。

例如豆瓣8.9分的校园青春剧《最好的我们》2016年4月在爱奇艺首播 ,2018年相继在浙江卫视、深圳卫视播出。豆瓣评分 9分的《白夜追凶》2017年8月在优酷视频播放,同年11月美国视频网站网飞(Netflix)获得该剧的海外发行权,计划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线。还有去年带火西安一座城的《长安十二时辰》,其影响力也已经走出了国门。从出品方也能看到网剧品质的变化。视频网站、影视公司的加入,知名导演、老戏骨的陆续加盟,网剧大制作如今也屡见不鲜。出现了精准定位的网剧,例如阳光正午和爱奇艺联合出品的只有12集的《我是余欢水》。

“从电视剧发展来看,互联网的购买力已经远远超过电视台,未来电视剧消费的重大支撑点在互联网。”张阿利认为,网剧从一开始的粗糙且市场小规模小,到后来市场扩大而逐步精品化、大投资,这其实是市场作用的一个发展趋势。他提到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剧制作也很粗糙。老百姓刚有电视机的时候,一部电视剧普遍就是一两集,8集就是长篇连续剧,随后经历了投资、制作的升级。

“今天也是一样,如今人们审美磨炼的更愿意看精品剧了。网络精品剧的诞生也是艺术发展和市场互动的必然规律。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张阿利认为,今后影视制作专项制作互联网内容生产是趋势。针对网络的奖项和电影电视节也在陆续出现。澳门国际电影(电视)节2015年增设了优秀网络剧大奖,2016年金骨朵网络影视盛典举办,2017年中国·银川互联网电影节诞生。

网剧与艺术大奖有距离吗

权威艺术大奖向网络开放这也不是第一次。2010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首次将网络文学作品纳入参评范围;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首次有网络小说入围。但开放的当届,网络文学作品没能摘得桂冠。自2008年陕西省作协主办的柳青文学奖迄今已颁出五届。第四届设立了网络文学奖,但连续两年都空缺。网剧的命运会和网络文学一样吗?

竹子也是柳青文学奖的评委之一,他认为主要原因是参评的网络文学作品大部分文学性、艺术性差一点。“确实有很多网络文学作品推送参评,审读的时候会发现普遍字数特别长,有的达到四五百万字。而且大部分作品在内容上,艺术性要弱一些。在人物形象塑造方面,和纯文学有差距。”记者获悉,茅盾文学奖当年向网络文学开放,同样也是有门槛的。例如要求网络文学作品有字数限定,并且最终要落地成书、出版发行等。这和飞天奖开放网剧有门槛很相似。张阿利认为,网剧主要是商业性考量,飞天奖更讲究主流文化。所以大家会觉得评选标准对网剧是高门槛,但权威大奖对评选作品品质、艺术标准评价保持一致,一视同仁是公平的。

飞天奖向网剧开放在释放一个创作信号。竹子认为这给了一个大方向,让艺术性与大众审美进行融合。“释放出的信号是鼓励网剧出现更多好作品,鼓励更多接地气作品。”竹子说这让出品方、创作者有了获奖希望,创作时自然会靠近生活靠近历史靠近时代,让作品更有生活气息。张阿利认同此举会起到引导作用,把一些作品吸引到主流价值观和平台上。“网剧今后高大上、高品质是一个大的趋势。”他说网剧品质不断升级的同时,各种网络电影电视节(盛典)如能保持公正性、专业性,日后的影响力和权威性也指日可待。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西安日报  编辑: 徐新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