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与发展 抓住5G机遇加速打通"毛细血管"

时间:2019-12-11 16:57:30 字体设置

县级媒体是最接近基层群众的通道之一,县域用户是当前移动应用最大的增量群体。通过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可以实现渠道下沉和资源整合,聚集海量基层用户。

5G元年,对于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是机遇还是挑战?目前的建设中有什么好的经验?下一步又该何去何从?在日前召开的2019中国新媒体大会——“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与发展专题研讨”上,因地制宜、整合打造、深耕内容、强化服务、建设队伍、创新营收等,都是业内专家学者在讨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时的热词。

不能只看5G光环 更要找好路径发挥5G优势

“爱安吉”客户端

今年4月,云南昆明的西山区成为云南首个运用5G技术建设的县级融媒体中心。5G已经实实在在地开始应用在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之中。那么,5G对县级融媒体中心是机遇还是挑战?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教授、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顾洁认为,相比于国家级、省市级媒体,县级融媒体和人民日常生活关联度更高,5G技术可以加速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深度连接关系的建设,可以加速媒体与社会生活相互融合,加强线上线下的联系与互动。因此,对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来说,5G是前所未有的机遇。

顾洁把5G技术总结为一张网和一朵云:“一张网就是一个高速传播的网络,一朵云就是指5G可以实现资源的优化和调配。5G技术的本质是一个技术的加速器和放大器,其中受益最大的就是视频。以后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应当是建立一个以视频为核心的综合信息服务体。”

种种优势让大家看到了5G的光芒,但也要清楚地看到,如何用好5G技术才是关键。顾洁表示,县级融媒体中心要做好下沉与借力,向县区基础生产生活部门下沉,在牢牢抓住视频生产核心能力和资源的基础上,迅速建立与其他社会生产生活部门的连接,借力省市级或国家级媒体,与5G技术供应商联手探索全新内容制作、传输和分发路径。“5G时代,要发挥5G在县级融媒体建设过程中信息交换、服务提供和社会治理的基础性作用。”顾洁补充道。

北京市海淀区融媒体中心副主任卫东说:“线上线下的重构倒逼着我们,我们正探索将人工智能运用到新闻生产全流程,我们以全融媒化、全可视化生产体系和虚拟主持人等新技术,对我们的内容生产进行着优化。”

不能只靠“中央厨房” 更要有效运营本土资源

“智慧尤溪”客户端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执行院长、复旦大学上海新媒体实验中心主任张涛甫说,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目前有一点共识是,“中央厨房”不能成为县级融媒体中心的解药,而只能是一个工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宋建武也表示,靠“中央厨房”解决不了用好县级融媒体中心的问题,“中央厨房”只是一个生产车间。

“有的市县为了搞‘中央厨房’,花几千万建起演播室。这种‘中央厨房’是奢侈品。县级融媒体中心应该在哪里发力?我觉得除了做强移动端,开门办平台,还要做好本地服务。”在宋建武看来,本地服务是一个非常好的变现手段,某种意义上讲,能不能做好本地服务是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能不能达到2.0阶段的一个标志。

据福建省尤溪县融媒体中心主任、尤溪县广播电视台台长张敏介绍,他们的“智慧尤溪”客户端除了预约挂号等服务功能外,还把学校的网络考核等内容放到客户端上。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整合广播电视台、新闻宣传中心资源,组建安吉新闻集团,自主研发的“爱安吉”客户端,集20多个政务部门资讯于一体,容纳新闻舆论、社会治理、便民服务等多种功能。“爱安吉”还设置了借车扫码、预约挂号、安吉美食等近20个贴近民生的便民服务板块,基本满足了群众在日常生活中的交通出行、娱乐、旅游、美食等需求。

广东佛山把区块链技术用到社区治理之中,办起了一站式的服务大平台。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张晋升说:“县级融媒体中心要发挥基层信息枢纽作用,通过这样一个平台,推动基层政府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融媒体中心建设不仅涉及到机构融合、人员整合、媒体融合,更重要的是体现平台重构和功能再造。”

张晋升建议县级融媒体中心通过新闻客户端实现自我赋能,打造网红,吸引用户。比如广东清远打造了一批“村长网红”,他们帮当地农民卖出了大量土特产。

这些案例,都是有效运用本土资源的很好体现。

顾洁说:“县级融媒体中心应该发挥内容服务性功能,更多与社会各生产生活部门进行融通,实现内容生产者与受众之间的实时共享和智能编辑。5G时代来临,这种跨界、跨单位、跨中心的内容共享和联动会变得越来越明显。县级融媒体中心应当更多地通过‘窄播+单播’的复合播出方式为用户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本土服务。”

虽然各位专家学者有各自观点,但张涛甫的一句话,点出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发展的特点,即“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只有参考答案,没有标准答案”。的确,任何地方的经验和专家学者的介绍,都只提供了一个思考的方向,至于该往哪儿走,还需要各地的县级融媒体中心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摸索出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

不能只是合并机构 更要深度整合做强移动端

“新永兴”客户端

今年4月,湖南师范大学成立县级融媒体建设研究中心,由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原所长、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尹韵公担任县级融媒体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尹韵公担任中心主任后,历经一个月调研发现,湖南省183个县市区中,已有110个挂牌成立了融媒体中心。尹韵公说:“县级融媒体中心不仅包含着传媒意义,而且还深藏着社会意义。从总体出发,县市区在整个国家系统当中处于神经末梢,我们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就是要打通‘毛细血管’,使整个系统不留死角地正常循环,健康运转,全身通畅,进而生机勃勃,活力迸发。”

在尹韵公的调查数据中,能看到湖南正在下大力气发展县级融媒体中心。从与会嘉宾的分享中也能看到,移动客户端建设是一条比较明确的建设路径。现在很多人都在移动互联网上,发展移动端是打开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之门的一把钥匙。

湖南日报社的“新湖南云”是服务于湖南省县级融媒体中心的省级技术平台。作为“新湖南云”的研发建设单位,湖南日报社组织自有技术团队着力自主研发,努力满足县级融媒体中心各种实际工作需求。截至目前,全省已有90个区县签订接入“新湖南云”的合作协议或达成合作意向。郴州市永兴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周露说:“‘新湖南云’提供的‘一频一端一厨’融媒体中心生产和传播平台,助力永兴县迅速形成移动优先的传播能力,‘新永兴’客户端集资讯、党建、政务、便民等六大功能于一体,目前在这个70万人口的县域下载量已近16万人次,日活达4.3万以上,‘新永兴’已成为引导群众、服务群众的重要抓手。”

“新永兴”客户端是深度整合资源做强移动端的一个典型案例。除了“新永兴”,很多地方也把移动端当作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重中之重。据江西省共青城市融媒体中心总编辑王飞介绍,因为报纸和电视的用户在减少,他们目前的内容都先在移动端刊发。基于移动优先的原则,如今当地的微直播已经常态化,大大小小的活动基本上都在客户端上先直播,“我们今年有一个比赛在客户端的直播量达到了300万,真的是一‘融’天地宽,小媒体也有大作为。”王飞说道。

对于整合资源做强移动端,宋建武也较为认可,他说:“我不希望县级融媒体中心只是把各种机构并起来,如果只是搬搬凳子换换帽子,不仅麻烦,而且还会弄得鸡飞狗跳。我比较倾向于面向移动做增量,用新的机制做一个超级强大的客户端,而不只是做一个发布的端口。我们需要建设的是一个真正触达群众的平台,县一级就是解决新的传播体系中用户在哪里、从哪里来的问题,最核心的是把用户找到,把用户聚合到平台上。”

此外,尹韵公也提醒:“我们要防止APP过多过滥现象,现在的APP这么多,可是里面到底有多少是常用的,有多少功能是合适的?县级融媒体中心能重点做强做好一个移动端就很棒了。”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编辑: 赵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