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通古今中西,创造新时代的新文化

时间:2019-10-16 15:14:48 字体设置

在古今贯通的宏阔视域中,如何更具历史和现实感地处理历史中国与当代中国、古典传统与现代传统的关系,成为新时代文艺工作的核心命题。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10月15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为创造新时代的新文化提供了精神指导。众多文艺作品尝试融通古今中西,以宏阔的文化视域处理纷繁复杂的时代经验,文艺评论也努力以具有中国思维和中国风格的理论话语观照层出不穷的新的文学现象。

以古今融通的文学视域书写新时代

新时代,如何从世界文化的总体格局重新定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思想和社会生活的内在关系是推动文化繁荣发展的重要内容。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当代中国思想文化也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传承和升华,要认识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中国人,就要深入了解中国的文化血脉,准确把握滋养中国人的文化土壤。传承中华文化,绝不是简单复古,也不是盲目排外,而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辩证取舍、推陈出新,摒弃消极因素,继承积极思想,“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亦即扎根于新时代新的思想和生活经验,在融通古今中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创造与新时代相应的新文化。

师法古典却不泥古,学习西方而不失中国文化本色,是文化视域古今中西融通的要义所在。对此,贾平凹和陈彦的写作可作参照。自20世纪90年代初至今,贾平凹多部重要作品包含着融通柳青以降的革命现实主义传统和中国古典传统的独特品质。既有扎实细密的写实笔法和浓重的现实关切,亦有虚实相生、气韵生动的抒情境界。而以古典传统所开启的人世观察为视域,表达其对20世纪历史与现实的观察,乃是贾平凹作品阔大境界产生的重要原因。刚刚斩获茅盾文学奖的陈彦深度关切丰富复杂的社会生活,他的作品全景式地展现宏阔时代的生动画面。无论《主角》还是《装台》,均有师法古典传统所开启的新的境界。《主角》在总体性的宏阔视域中处理改革开放四十年间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忆秦娥四十余年个人的生命遭际为中心,旁及不同职业、各色人等丰富复杂的生活面相。即便面临生活世界的诸般困境,忆秦娥终究以儒家式的精进姿态承担起个人的社会责任。这无疑是新时代奋进的“新人”形象的基本特征。

以中国话语观照文学经验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高度肯定文艺评论褒优贬劣、激浊扬清,营造风清气正的文艺氛围的重要价值,并指出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时代价值和现实意义。具体落实到文艺评论,便是走出西方文论话语的窠臼,在融通古今中西的基础上建构文论的中国话语,以应对新的文学经验。

百余年来,受制于今胜于古、西优于中的思维局限,西方文论成为文学观念的核心。而随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的传承与弘扬,此种文论视域已然无法阐释新的文学现象。

以境界、虚实、气韵等经过创造性转化的中国古代文论的重要概念、范畴为评价视域,便可以理解贾平凹的《老生》中援引《山海经》重要段落的寓意,以及《山本》中的自然境界如何构成了贾平凹历史和人事观察的紧要处。亦可深入发掘陈彦《主角》中以儒融佛与道的会通思路及其意义,进而明了以《红楼梦》为代表的奇书文体的寓意笔法如何拓展了《主角》的审美表现力。唯其如此,上述作品所蕴含的复杂寓意及其之于当代文学赓续古典传统的典范价值方能得到充分认识和恰切评价。而进一步建构融通中国古典传统和现代传统的更具包容性和概括力的文学史视域,是新时代赋予文艺理论工作者的重要历史使命,具有值得深入探讨和倾心实践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杨辉 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 赵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