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轶玫:信息传播与公共服务——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中的“双融合”

时间:2018-10-17 09:18:00 字体设置

摘要: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应该是信息传播和公共服务的媒介融合、功能融合,通过以公共服务带动信息接收,收获县城受众的关注和黏性,同时通过县级融媒体公信力的进一步构建,实现县城媒体传播力和舆论引导力的提升,加强基层媒体的宣传与舆论引导功能。

关键字:县级融媒体中心;双融合;信息传播;公共服务

习近平在2018年8月21日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把握正确舆论导向,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要加强传播手段和话语方式创新,让党的创新理论“飞入寻常百姓家”。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更好引导群众、服务群众。”这次会议首次提出要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提升新闻舆论的传播力。

一、 为何要建县级融媒体中心?

随着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媒介生态发生了重要的变化,传播手段与平台都不断迭代更新。媒介加速融合,各地都纷纷推出“融媒体中心”,全国已有55家地市级以上媒体建设了各自的“中央厨房”。[1]

(一)传播梯队的重要一环

为何要建县级融媒体中心?首先,它是传播梯队的重要一环。中央有“央级融媒体中心”、各省有“省市融媒体平台”,具体到“县级”这一基层宣传阵地,在媒介新生态的情境下也要转型,通过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横向整合县级宣传渠道,纵向对接省级乃至央级融媒体平台,上下齐动、全面整合,才能最终实现自上而下的融媒体转型。

作为第一梯队的“央级融媒体中心”, 最具有代表性的是人民日报社的“中央厨房”,它担负着横向、纵向两个向度的融合功能: 横向融合是在《人民日报》内部推进融媒体建设,实现《人民日报》由“纸媒”到“融媒体” 的转型;纵向融合是作为“央级融媒体平台”,为《河南日报》、《湖南日报》、《四川日报》、《上海报业集团》、《广州日报》、《深圳特区报》等传统报业搭建融媒体平台,实现最广泛的连接,促其融媒体转型。

处在传播梯队中的中坚力量的各省级媒体近些年也在不断尝试融媒体之路,以江苏为例,江苏广播电视总台成立了“融媒体中心”来对内整合资源、通过生产流程再造来盘活自身、打通介质壁垒、融会贯通才能融合发展;此外,它还利用区位优势,将周边地市及媒体集合在自己的融媒体平台上来,自身转型为区域性的“融媒体接口”,以融合之法获得省域传播势能。

做为基层传播阵地的“县级融媒体”的建设是实现融媒体传播自上而下全面融合的重要一环。如果中央、省市都已建立了融媒体机制,而处于基层的县级依然还是传统媒体彼此分离的媒体机制,显然很难顺畅对接,传播的力度、效度也很难保障。

(二)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必要性与独特性

有了辐射全国的“央级融媒体中心”与影响全省的“省级融媒体中心”,还有没有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必要呢?县级融媒体具有哪些其它层级融媒体中心所不具备的独特性?

首先,基层媒体的传播力需要加强。 县级融媒体中心是县域内最接近百姓的媒体,它是信息得以“上情下达、下情上达”的最直接保障。在媒介新生态的新情境下,县级报纸、县级广播电视台等基层媒体的传播力受到多方挑战,有来自商业网站的注意力争夺、有来自自身报道模式的因循守旧、有来自新受众的新需求,这些都使得基层媒体的传播力不若从前,基层媒体只有改变独立作战的现状,合力前行,聚力一处,才能形成局域性传播力。

其次,信息接近性是县级融媒体的独特优势。 与央级、省级融媒体不同,县级媒体是基层媒体,它所报道的信息是最接近受众的信息;接近性是新闻价值的重要因素,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中应该强化地域性信息的采集、传播与影响力,将“接近性”作为自己的独特优势,影响可以被影响的人,同时辐射更多可以被影响的受众。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视听界  编辑: 王潇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