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应有文化担当

时间:2017-11-25 09:59:44 字体设置

    在中国社会语境下,媒体要为社会提供“正统共识”,提供正确的认识世界、理解中国的框架。但是,不少媒体缺乏这种文化自觉和责任担当,他们往往从自身利益出发,忽视公共利益和文化关怀,缺乏责任感,难以胜任中华文化复兴的伟大使命。当下,中国社会可能要比任何时期更需要媒体的文化担当,也更考验媒体的文化操守。

    人的“世界观”有经验主义和建构主义之别。经验主义者认为,我们认识世界是因为我们的感官给予我们通往“客观外在”世界的“途径”,我们只要简单地通过验证和研究,就能理解客观外在世界——因此,经验主义者试图通过遵循或反映现实来建构人们的认识。但建构主义者认为,我们并非是简单、被动地从客观外在世界接受信息,而是作为思维主体积极地建构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人对世界的认知,既是经验的,也是建构的,既要靠个人的经验,也要靠媒介的力量——借助媒介的视野和框架去认知和理解世界。甚至说,有什么样的媒介,就会有什么样的世界图景。文字媒介、图像媒介、声音媒介等,各自呈现的世界景观都是不同的。

    再者,人们从来都不是从纯粹个人化的视野去认识世界的,而是基于某种文化语境设定的视野去认识和理解世界。文化语境规定人们认识世界的共享框架。有什么样的文化语境,就意味着有什么样的意义生产和解读框架,就是说,人们对世界的理解,既是个人的,也是族群的。族群的凝聚和演化,离不开共同体的文化共识。从这个意义上说,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和理解,一是离不开媒介;二是离不开意义共同体,即文化族群。

    媒介作为连接个人与社会共同体的不可或缺的传通机制,其影响的强度和性质,对个人和社会共同体都是至关重要的。所有媒介化的文化都成为一种回应社会需求和社会想象的机器。传播机制和媒介文化还可以从社会性的角度进行精神分析的治疗和意识形态的校正。

    影响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因此,媒体在社会共同体中的文化担当不可缺位。

    现如今媒体责任的缺位

    当下中国,媒体生态遭遇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不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处境均不乐观。媒体江湖充满不确定性,时有不测风云。面对惨烈的生存竞争,一些媒体慌不择路,甚至不择手段,罔顾理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为了收视率、点击率、粉丝规模,为了市场占有率和资本回报,一些媒体一味看重市场利益,置公共利益于不顾,甚至突破底线,引发舆论不小波澜。比如,有媒体借助《王者荣耀》这款游戏在市场上无节制地圈钱,市场丰收,责任“歉收”,这一自利行为,曾遭到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等主流媒体的阻击。7月3日、4日、6日,人民网连发三篇评论《是娱乐大众还是“陷害”人生》《加强“社交游戏”监管刻不容缓》《过好“移动生活”,倡导健康娱乐》,批评《王者荣耀》“陷害”人生。其评论指出,作为游戏,《王者荣耀》是成功的,而面向社会,它却在不断释放负能量,尤其给青少年带来负能量。7月4日,腾讯旗下《王者荣耀》正式推出号称史上最严防沉迷措施的健康系统,12周岁以下未成年人每天只能玩1小时。但该健康系统上线不久,即被曝“做做样子”“漏洞百出”,未成年人还能通过网络购买小号的方式无限制登录游戏。对此,新华社发文《再评“王者荣耀”没有责任血液的游戏注定走不远!》,批评“王者荣耀”对自身引发的社会问题缺少应有的歉意与解决诚意。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人民网  编辑: 谢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