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里的陕西文化元素

时间:2017-05-19 10:02:36 字体设置

    随着电视剧《白鹿原》的播出,一幅陕西关中50年变迁的史诗画卷徐徐展开,白鹿原上的风情在一声秦腔、一片原、一碗面中初现,白鹿两族人的风雨飘摇在张嘉译和何冰的斗嘴与明争暗斗中埋下伏笔。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剧版《白鹿原》中渐次登场,陕西关中平原上的生活群像和民俗民风、特色鲜明的文化元素,也在荧屏上觅得了新的生命力。

    以最大努力还原生活

    白鹿原上的苍凉和辽阔,民风民俗的古朴和厚重,让人垂涎的陕西美食……《白鹿原》一开篇,就勾勒出陕西关中独特的农村生态,牢牢吸引住了观众的眼球。据悉,为了真正找到陕西关中农村的感觉,在正式开拍前,剧组让所有主演提前近一个月进驻农村,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是农民就要种地,现在的生活离那些太远了,上来就拍的话,感觉会不像嘛。”导演刘进一语道出了生活体验的初衷。在20天的生活体验里,男演员下地耕田、割麦、赶马车,每天拼命地晒太阳变黑;女演员则学纺线、擀面、切菜做饭,彻底回归到“男耕女织”的原生态生活之中。

    对演员们而言,这种体验也真正让他们从“演”跨越到了“生活”。扮演白孝武的王骁说,不是真的学会割麦子,演起来就会露怯,“当你把一把麦子割完抱在怀里要扔在麦垛上的时候,生手一看就是离着麦子很远,庄稼汉的感觉是非常亲近的,要抱在怀里。”而扮演白孝文的翟天临则透露,剧组为了拍割麦戏买了1000亩地的麦田,“演员拍时就把这1000亩地上的麦子割出来,然后卖了。”

    不仅主演必须融入当地生活,剧组对所有群演也做了这样的要求。导演刘进透露,剧中有上百人甚至上千人的大场面,如开镰收麦、交农罢工、刑审田小娥等,为此,他找当地农民当群演,“群演如果只把自己当背景板,这个戏也是要塌的。”

    主演张嘉译深有感触地说:“这部戏是我们有史以来拍摄难度最大的一个,接这部戏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想到难度会如此大,我们用了5万多人次的群众演员,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剧中有十几二十几场的千人场面戏,一个闲散的聊天就需要几十个群演,这是陕西人的生活习惯,我们希望尽最大努力去还原。”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 谢珊